非常時期的藝術創作有共性,但也求質量

湖北武漢突發的新冠肺炎疫情再一次凸顯了人與自然的矛盾,也更深刻地揭示了在天降大難之際,人性的維度和底線,對于藝術創作,疫區就像戰區,藝術家通過創作所承載的精神力量,等同于輸送給戰斗一線的武器彈藥,質量必須是有要求的。

非常時期的藝術行為,共性重于個性,胡適先生說過“百年文字,多少頭顱”,即是強調文藝作品與社會發展之間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的責任與關聯,沒有誰能置身事外做壁上觀,這就要求每個畫家凝神聚力于大眾人心,才可能同心同德共赴時艱,畫家才可能在精神層面彰顯作用肯定價值,畫家所面對觀者、面對表現,大致有四種選擇,見到卻未想到,想到卻未見到,想到也已見到,未見到也未想到。

蔣兆和? ? 流民圖? ? 1943年? ?中國美術館藏(下卷)

蔣兆和創作于1941至1943年的《流民圖》,堪稱中國美術史中里程碑式的宏篇巨制,它標志著中國人物畫在直面人生、表現現實方面的巨大成功,也是蔣兆和最具代表性的作品?!读髅駡D》表現的是國難當頭,哀鴻遍野,民眾流離失所的悲情慘景,當時在中國到處可見,蔣兆和的筆端不僅再現了身邊的真實,更表現了人類在文明進程中跋涉的艱辛,那一組組相依相扶的難民所承載的,除了困頓還有堅韌,除了凄涼還有企盼,畫家表現的是,除了萬千悲恨,更有匯聚的力量,所以在后面的歷史中,這力量終于讓中國人民唾棄黑暗,迎來了光明,這都是當時的觀者未必能想到料及的。

巴勃羅·畢加索(西班牙)? ? 格爾尼卡? ?349.3×776.6cm?? 布面油畫? 1937年

西班牙馬德里國家索菲亞王妃美術館藏

畢加索的《格爾尼卡》,應該是對想到卻未曾見到的最好詮釋,《格爾尼卡》是畢加索于20世紀30年代創作的一幅巨型油畫,長7.76米,高3.49米,現收藏于馬德里國家索菲亞王妃美術館。該畫是以德國法西斯納粹轟炸西班牙北部巴斯克的重鎮格爾尼卡、殘暴殺害無辜民眾的事件,創作采用了寫實的象征性手法和單純的黑、白、灰三色,畫面營造出低沉悲涼的氛圍,渲染了悲劇性色彩,表現了法西斯戰爭帶給人類的不但讓人恐懼莫明,更讓人心靈涂炭,《格爾尼卡》一畫將情緒化的恐懼莫明,心理上的心靈涂炭,通過自己沉淀的想像,以象征的形式構成,抽象的意境表述和變形的生命載體,讓所有觀者看到了什么是戰爭,以及災難對生命的肆虐和凌辱,人們通過畫面所想到的早已超過所看到的。在我們今天同樣面臨突降的災難面前,很多畫家急就章式的作品,只是對見到也想到的肯定,形式構成的粗疏,人物造型的雷同,情節動態的重疊,意境內涵的淺顯,都讓藝術的表現等同于生活的再現,把想像的空間演練成實況的轉播,這既不能把行為升華為思考,更不能把動作深刻為思想,藝術的價值又何談彰顯和肯定,至于未見也未想的一些畫家,應知道《淮南子》中曾云“私志不得入公道,嗜欲不得枉正術”。

藝術創作的終極價值是對人性更積極的表現,不僅僅是表象或行為,更不能止步于標語和口號式的所謂應急之作,而是經過心靈的震蕩與人性的凈化,去探尋人與人,人與自然之間的關系,通過藝術的語言,更深刻地揭示這種關系是如何作用于我們日常平凡的歲月,讓觀者不但見其然,還能想其所以然,不但看到點線面,還能想到和諧與生動。好的美術創作源于平常中的不凡,源于均衡時的靈動,當不測與災難突然降臨之際,也正是藝術創作大考之時,我們常常說莫負時代,就是要用更冷靜更理性的態度去審視現實,去理解社會,去貼近人性,魯迅先生曾說……我們自古以來,就有埋頭苦干的人,有拼命硬干的人,有為民請命的人,有舍身求法的人……,雖是為帝王將相做家譜的所謂正史,也往往掩不住他們的光耀,這就是中國的脊梁。作為這個時代的畫家,面對這個時代的現實,靜下心,沉住氣,用能動人心魄并發人深省的美術作品去謳歌這個時代的脊梁,去表現這個時代的心聲,必然是每個畫家責無旁貸的歷史使命。

(本文轉自美術報)

作者:代大權,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、研究生導師。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、中國美術家協會版畫藝術委員會副主任、國家畫院版畫院副院長,中國美術館評審委員會專家組專家、中華文明歷史題材美術創作工程指導委員會專家組專家。

  • 非常時期的藝術創作有共性,但也求質量已關閉評論
    A+
發布日期:2020年03月03日  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