圓潤 含蓄 內斂——我的山水畫筆墨觀

世界上有許多種類的繪畫,任何一種繪畫隨著時間的推移,會形成固有的形式于方法。就國畫而言,有兩千年歷史的脈絡和積淀,自然形成了獨特的面貌、神韻、筆墨語言之特色,甚至筆、墨、紙、硯也有其特殊性,作國畫說起來也是比較方便的,一張桌上鋪氈、展紙、蘸墨、落筆即可為畫,聊以自娛,即可以仔細描摹,也能夠了了數筆,皆可成為佳構。

歷代文人士大夫著文寫字之余,揮毫舒懷情趣怡然可為平常之事,由于他們大都有書法的能力,因此書法用筆便應運而生,畫中的線條點也就出現了由書畫一律的審美觀。

這些年在臨習傳統繪畫的過程中,深刻體會到寫形易、筆墨難的涵義,國畫的美感來自于用筆,所謂古法用筆,就是對書法用筆的概括,要求無往不收,無垂不縮,一波三折隸體耳。黃賓虹先生十分重視書法用筆,他說的內美靜中參,即是對書法用筆的總結,也是最高的書畫境界的體現,趙孟頫說過: 石如飛白木如籀寫竹還于八法通??磥砉沤駥@個問題的認識是一致的。

知道了這個道理我在書法上耗上了很多時間去做練習,雖不很入門,但是也懂得了八法里處處含有運筆的道理,要緊的是轉筆之法,毛筆運行中能轉筆線條才能圓潤、含蓄、內斂。 其用筆之力向內而不外張,練習的久而久之平、圓、留、重、變含有內美的線條自然顯現,我覺的這是學習國畫的基本功和永久的追求。

藝術有三個世界,第一個是自然世界,包括人類物質生活的方方面面,大自然中的江河湖海,山川名岳,飛禽走獸,鮮花綠草乃至春夏秋冬用之不盡、求之不竭、生生不息、可謂天地之大也。

第二是精神世界,這是在享受生活的同時,用心理所感悟的精神狀態,繪畫是精神世界反映的一種,這個反映常常在作品產生之前就產生在冥冥之中了,不然如何解釋藝術的的精神性特質。

第三是符號世界,落在紙上的墨、色就是藝術的符號而已,然而這符號卻是多姿多彩的,也是各不相同的,有共性特征,也有個性差別,就書法而言用筆千古不易,結體因時而生,自漢代以來隸、魏、行、楷都有各自的共性,也有其不同,有工整的禮器碑,有流暢的曹全碑,也有方峻的張遷碑。歐、柳、顏、趙其法皆不出右軍左右,而體貌各不同,這是共性于個性的問題,因此形成了千百年來和而不同的局面。

新時代為藝術的發展提供了良好的社會環境,縱向、橫向的藝術交流,中外文化的沖擊和交流給民族文化增添了新的活力,繼承于創新并舉,在繼承傳統基礎上,大膽吸收世界各國的優秀繪畫特點,中國畫的寫意性于西方繪畫的再現性,中國畫的詩性特征于西洋畫的現代特色,不僅要注重對法的繼承,還要注重對精神境界的提升,古人講,一看山是山水是水,再看山不是山,水不是水,三看山還是山,水還是水。

都是看山看水,而看出的境界不同,層次有別。 無論畫什么東西,畢竟是畫的東西,是符號而已,想起鄭板橋一段文字很有意思: 江館清秋,晨起看竹 日光、云影、露氣皆浮動于疏梭密葉之間,胸中勃勃,遂有畫意,其實胸中之竹不是眼中之竹也,因而展紙落筆,忽作變相,手中之竹又不是胸中之竹,總之趣尚法外者化機也,筆在意先者定則也。

因此說,二看已不易,三看是最高境界,那就是畫到無法的狀態,賓虹先生晚年臻此境界,大化之境不在于筆而重在于心境,自然之境,自明之境,自由之境。

寫意是國畫的特點,固然重要,過去對寫意的認識存有偏差和不足,其實傳統繪畫中有許多好的作品是長期作業的結果,有吳道子的一日而就,也有李將軍的三日一山。

了了數筆也能有很好的作品出現,但于三日一山相比,顯的空洞了一些,畫的過程是一個不斷調整的過程,初稿時求氣韻,再畫就得局部刻畫,該到位就得到位,后則要不斷的調整修改,若如此畫面才能豐富、渾厚,賓虹先生經常將舊稿畫了又畫,顯現了渾厚華滋的氣象。集大成者貴也。

作者簡介:張良,1963年生于濟南,中國農工民主黨黨員,農工黨山東省書畫院常務理事,濟南市天橋區美術家協會副主席。

張良作品欣賞:

  • 圓潤 含蓄 內斂——我的山水畫筆墨觀已關閉評論
    A+
發布日期:2020年03月05日  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