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隱忍”·“疫情下”

“新冠病毒”爆發以前,我有空的時候,盡量會走到附近的塞瑞圖斯公園,圍著一人工湖一邊散步,一邊遠眺一群嘎嘎嘎嘎的鴨子們在湖面上飛過,水面波瀾不驚?!熬蛹伊睢鳖C布以來,車庫的一角,有一塊方方兩米半的地方,是我這段“抗疫”時期“隱忍”的地方。車庫里的這方凈土不知不覺間就成了我安靜的港灣。

在“隱忍”中,我努力地提取自己干涸的想象來打造自己的灰色空間。我回憶過去的種種,我遐想未來的時光。我重新邁步在自己曾經走過的地方。我在認真地撫平自己內心的恐懼和創傷。

在“隱忍”中,我經常躺在地毯上,翹起二郎腿,凝視著白色的天花板發呆。頭頂上那塊天花板好似一塊神奇的屏幕。從屏幕上,我看到綠水蕩漾的湖泊,我看到了人群熙熙攘攘的周日亨廷頓海灘,我看到了大西洋海岸邊上排成行的海鳥,我看到了紐約市堆積的尸體,我看到了密歇根州的人民集會抗令不遵,要求開啟生活的新篇章。每一天,白宮的新聞發言記者會繼續著,加州州長的發布會好像也沒有停頓,洛杉磯市長的講話不打結巴,所在小鎮病毒感染的人數有無增加。有關“新冠病毒”的各式新聞好似空氣一般,在我“隱忍”的時候如約而至。

在“隱忍”中,我與外界保持著密切的聯系。那座掛在木柱上的大掛鐘,每次都讓我聯想起《圍城》的結尾。滴滴答答的聲音無情地把我拉回現實里。我一次次地逃避,我的耳邊一遍又一遍地響起1964年的“動物樂隊”演奏的“旭日之家”,Depeche Mode的“革命在哪里”伴我一起走遍天涯。

我知道,“隱忍”只不過是暫時的快樂和甜蜜。我的心思意念總是在這里,在那里……思念永不會“隱忍”,所有的一切終將成為過去。

作者簡介:關東勝,藝美網專欄作家,工學博士(美國)、工商管理碩士(美國)。曾任教于京城高校,現定居美國,從事食品安全和品控工作。

關東勝先生授權藝美網(artmcn.com)發布本文,轉載請注明作者及來源。

  • “隱忍”·“疫情下”已關閉評論
    A+
發布日期:2020年05月04日  
?